组诗《千古悲魂》(二) 
2018-08-01 16:49:29
  • 0
  • 0
  • 5

千古悲魂


(二) 起 程


新的路途在巨大的喧哗中开始

沉稳的大殿宣泄着山呼海啸的潮涌

使送行同送葬一般庄重

摆满了酒杯的十里长亭正满载着一个

王朝的憧憬,闪烁着梦幻般的旅程


白龙马、木轮车被一顶长成松蘑的

黄罗伞罩住,两侧排列整齐的白杨树

瞪着奇妙的眼睛。绿荫拼凑成

五光十色的天空,直到未央宫消失

在身后的一片苍茫中


身边的武士令人骄傲,神气十足

炫耀出大汉朝廷的威风

足下是江山一统的沃土

肥沃的原野、茂密的丛林、古长城

回荡着铁壁铜墙的掌声


为此不会感到吃惊

去适应一场风暴的旅行,在沙漠中

适应北方高原的寒冷,去寻找那忠君

报国的赤诚之热,和一腔热血

浇铸的故土深情。行进在晚辉的温柔中


那棵生长在大墙之下的“帝女之桑”*

正摇曳着通身的绿色

正把一个王子王孙们抚养成一代代

征杀于远古的君王,整个的宫墙上涂

满了来自于疆场的自豪与硝烟


时光在脸上飞快的消失着美酒

同时也逐渐的消失掉亲友相送

的离别之情。御赐的白龙马

精神抖擞的朝北方行进

由远而近传来一阵悦耳的木轮车声


此刻的心情难以形容有多神圣

白杨树在道路的两旁侧立成威严的仪仗

一顶黄罗伞直指那烽烟滚滚的

边垂海疆,这是奉天承运

遣下的和平使者,行进在北上的大道上


离京城越远,视野越宽广

紫罗兰炫耀出莫非王土的荣光

绽开着天国之香、帝王之色

使一路的征程不感到寂寞

万千气象雕塑出大汉江山的屏障


这时,有一只苍鹰当空而过

朝最理想的顶端飞翔

那大概有一千多年苍老的身影

告诉人们古往今来的死者和生者

都从这条路上走过


晓行夜宿,逢庙烧香

一路上设计着建功立业的构想

时间与空间早已被遗忘

宛若行进在归来的路上

十里街亭御驾亲临在那里接风


一阵暴雨击碎了一场白日梦

惶恐中扮演了一个临危不惧的英雄

所要面对的是路途还很遥远

向异邦疆土进军,心里充满舒适之感

因为心里装的是两个帝王之间的事情


清晨,站在一个高处

望红日在朝辉中冉冉升起

为赶路无暇顾及霞光的美丽

中午与自己的身影同步,黄昏时

夕阳已在一顿晚餐之中


故国的疆土还在沉睡

而将要踏醒的是异国他乡的黎明

大路上传来一阵阵枯枝败叶的凋零

这时的田野不再富有,只有一根根

剥光了皮的树杆伴随着几只乌鸦的叫声


秋天,送走了一切

秋天,再做最后一次送行

昨天,还沉浸在节日的喧闹声中

桂花树下吟诗作赋,畅叙友情的同时

也畅想跃马扬鞭的威风


爱那匹白龙马,那匹御赐的白龙马

正在行进中炫耀着十足的忠诚

为阳光雨露歌唱,为登基大典歌唱

为征杀于疆场的勇士歌唱

为在列祖列宗的牌位上闪烁

的圣恩歌唱,黄罗伞抒发着

一路的豪情,这时一朵雨云升起在远方的空中


气候干燥、炎热,无端的迁怒于

一群残食庄稼的蝗虫,这整年贪

婪成性的蝗虫,顷刻间把一片绿油

油的庄稼吃的一干二净,天朝

的圣土上竟饲养着一群这样的畜牲


那块压在心灵深处的雨云你临近吧

尽快的展开吧,驱散尽眼前这闷

热的天空,还有那群蝗虫,还我永远的

绿色,大汉的江山永远年轻

引我上路吧,那道飞临的彩虹


但是,我仍然没有忘记祈求

哪怕是曲起双膝,哪怕是变成女人

不愿意承认的就一定不会存在

感戴于圣恩如雨的今天

忠诚将成为不可逾越的永年


远天,你那滚滚的流云,宛如浩荡

的皇恩,凌驾于大地、山川之上,凌驾于

万物之上,摧败着一切肮脏的

枯枝朽叶,使灰蒙蒙的天空暗隐着

一股股的征杀之气,窒息黎明前的那盏马灯


紧紧的收拢七零八落的灵魂,高

举着圣谕,从容的擅越过一棵棵紫杉

树,在浩瀚的沙漠中探寻着

大海的潮汐,然后借白龙马之喉

高歌。争取荣获一个逾越的空间


东方的事情象女人缠杂不清,东方的

女人软骨,去给异国君主做正宫

从而使男人们都成为名垂千古的

鳏夫,独往独来的沉浸在一曲曲

断子绝孙的梦中


在祈求年毂祭祀中,有许多动物

做出了牺牲*,人们渴望收获,就象君主

渴望战争,秋天会使人们忘记最初的

事,而黄昏的火焰很快又将人带入

沉深的回忆,让人领略到暮年的豪情


万物都生长在一种未来的劫数之中

所以和谐是从不可少的程序

在两王之间开拓一条坦途,做为使者

是何等的光宗耀祖,谁又知道在这

天命的后面将留下悲壮千古的歌声


在一片惶惑的光明之中,探寻着

即将要主宰的生命之舟,前先摸到

的一条拉纤的缆绳,深深的系在

一座大山的峰顶之上,埋在一片

永远无法攀越的云层之中


那双梦想之中的鹰翅,让人看到

它又在搏击长空,羽毛散布成最初的黎明

大片的星光开始损落歌声

朝霞沉浸在海水中

海面上浮现出旅途的第一个幻景


这时也许懂得了一点事情,千里征途的跋涉

不再为新奇而感到震惊,本来世界就很大

神秘的森林孕育着千万双眼睛

相识都应该是朋友

最不实际的是自以为成功


往前走,哪怕是一条出卖自己的路

劈肝裂胆以换取千秋功名

白桦树高昂着一颗自信的头颅

阳光下的枝叶闪烁着一柄柄

除崇祭祀的宝剑,和一片片破碎的仙境


这一边,尸骨堆砌的汉白玉台阶上

正在举行一次大典,帝籍亲耕的鼓乐*

声剥落着紫红色宫墙的威风

于是一段段巫史由此而诞生

丰碑如雨后春笋般耸起


不知不觉陷于一种大漠的迷茫中

眼前是一片异邦他乡的风情

普天之下并非都是王土

驼铃、牧歌也悦耳动人

顷刻间肃穆起大汉的朝臣和兵俑


天国的特使怎能与牲畜为伍

一脸挑衅的傲慢飘落于风沙之中

继续往前走,很难见到一处建筑物

空旷的田野没有一棵树

难道这块土地上能生存着一个种族


前途变的越来越贫脊

耸起的是一个个沙丘和一阵阵昏天

地暗的旋风,凶猛而又狂暴

东南西北谁也分不清

此刻才感到未来不能再憧憬


天空距离人很近,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星光离人很远,一点光亮都看不见

哪怕是一盏马灯,这时也不会迷失心灵

同时也不能忘记时间,大地上的一切都

陷于一种沉默中,只有风沙在动


行进的路程暂时停顿下来

停在一种莫名其妙的疑问之中

也可能是露宿,也可能是午餐

需要有一位向导来指示一下时间

来确认一下哪一条是前进的路


双手紧握汉天子的圣谕

一切艰难险阻都将溶化在

阳光雨露之中,在一个天高气爽的季节里

跟紧那只雄鹰,它搏击长空的眼睛

标注出一个灿烂的星空


  * “帝女之桑”--《山海经、中山经》 *《山海经》中农业祭祀

  * 帝籍亲耕《吕氏春秋》(上农)篇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