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悲魂(十五)    
2018-09-08 12:06:43
  • 0
  • 0
  • 1

千古悲魂


第三章 祭 礼


(十五) 祭 祀


即使是在暮年,也无法阻止住

对于青春的怀念,就象思念当初

那付久经杀场的征鞍,带着

激昂的情欲和血欲驰骋在

蓝天之中,驰骋在草原之上

最初,渴望一个空间,哪怕是海面

同时也渴望一群生儿育女的母羊

和地里的庄稼孕育果实的季节

然后由一群泥土塑造的人来驱鬼迎春*

来迎接水中泛舟的百花时节


春天,一切都跃跃欲试

春天,是一个顶花带戴刺的少年

那是一个无所顾及的月令

就象领受稻魂而起舞的女人*

周围是充满野性的情种

孤独,不再使人寂寞

四野的黄昏燃烧成先王开创的

早年盛世,和一腔堵塞了二十七、八年的

烈火。燃烧后的一点余热

在床上,在草原的帐篷中喘息着


阳光,在一片淫乐声中升起

灰蒙蒙的早晨是襁褓,也是墓地

低俗的已经离去,留下的高傲走向疯狂

走向一场合谐而又寂静的大雨

摆在眼前的陷阱,充满肉欲

远方的森林中有一群猴子

在舞蹈,在崇拜权力,他们

正在一个金龙宝座旁陈列着霉烂的

肉体,由一群苍蝇颁布着他们的

浓血,蛆。也许是国家的标记


青春,使独裁充满活力

耀武扬威既征服女人又征服

世纪。在麦子成熟的季节,谁还

再敢谈禁欲,谁还能用善与恶

的标准来衡量一个圣主明君

在一个远离秽物的地方歇息

阳光驱进中午的时候躺倒

四蹄朝天,睡成刚成年的火焰

照耀着一顶荣辱相间的花环


那是一棵大树,摇撼着秋天

为什么不直接种在沙漠里

一掷千金使灵魂更加完善

在风沙中旱裂,衰老成一根马鞭

扩展成北方高傲而又尊贵的草原

大戈壁是你抽不响的春天

幸福的驰骋在一种野性当中


周围是勤劳地四肢所留下的痛苦

那是一种困惑中的超人之美

慈善总是给人留下一幅溃烂的

面孔。宛如在一条甬道里行进

将一切都隐藏在黄昏的苇丛

不必再为离径叛道者做更正

最高的地方肯定没有水

预感的泉源永远不会使人厌倦

但也光耀不了糜烂的喉咙

因为那只喉咙正在把悲歌放上天庭


* 《荆楚岁时记》(土造人像迎春)

* 后汉刘熙的《释名、释天》解要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