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悲魂(四)
2018-08-06 18:18:12
  • 0
  • 0
  • 5

千古悲魂


(四) 出 关


最清晰的界碑立在人的心里

每当面对它的时候,总要踌躇

急于跨越它,但又恋恋不舍

因为这时人们最清楚那一边属于自己

“失去的,总是最美好的” 至理


人们又都知道跨过去容易,回来难

可人们又总是难抵那边的诱惑

于是就要有一个说辞,于是就要

有一个官冕堂皇的允许

为换取这个“允许”不惜出卖自己


所以界碑上的字永远不会忘记

只为故土难离,回顾时总要想起

因出关前是处女。腼腆和羞涩只

有这一次,筑起最强的记忆之城

使这第一次永远的铭记


人生的疆域究竟在哪里

是否象这道墙一样一块块砖的垒起

日久天长,阳面在暴晒中剥蚀

阴面长满苔藓,充实着霉烂和潮湿

或而阻滞通路或而用作工具


貌似强大的身躯,你若想走

近它,它就会渐渐宏伟,你

若想远离它,它就会渐渐渺小

最后直到消失在记忆里

一切都在你自己的选择之中


界碑不讲人性与兽性

是运动的都可以经过它这里,哪怕是风

因为它是永恒不动的

这不是它本身的悲哀

这是看你知不知道自重


然而界碑又不是永恒的

它需要跨越时间

跨越的时间越长,剥蚀的

也就越苦,最后直到全部的

消失在时间的寂寞之中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